好醫生耿福能:心無旁騖

好醫生耿福能:心無旁騖

四川好醫生藥業集團董事長耿福能是全國人大代表。今年兩會期間,記者見到了耿福能

聶懷禹出任葆嬰中國區首

聶懷禹出任葆嬰中國區首

5月7日,葆嬰有限公司再傳喜訊,聶懷禹(Brent Neidig)先生正式被任命為中國區首席官兼中

安然納米梁浩:強科技之

安然納米梁浩:強科技之

近日,山東安然納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長、總裁梁浩女士獲得山東省“富民興魯

當前位置: 直銷報道網 > 網事 >

我的假酒,全靠這幫傳銷佬

時間:2019-04-16 09:37來源:網易新聞 作者:約稿 點擊:
那時,陳仔頂多20歲,白白瘦瘦,穿著一件花花綠綠的襯衫,留著長發,一看就是俗稱的“爛仔”。當時他在某四星級酒店做個小經理,當天晚上下班后去酒吧喝酒,大半夜散場開車回家

超市里的“傳銷周邊酒”(作者供圖)

超市里的“傳銷周邊酒”(作者供圖)

【直報網北京4月16日訊】(網易新聞)認識陳老板是在2013年末,他來我們所處理他侄子陳仔酒后打架的事。

那時,陳仔頂多20歲,白白瘦瘦,穿著一件花花綠綠的襯衫,留著長發,一看就是俗稱的“爛仔”。當時他在某四星級酒店做個小經理,當天晚上下班后去酒吧喝酒,大半夜散場開車回家,雖然沒被交警抓住,但開到所住的某高檔小區時還是出事了——把保安崗亭撞壞了不說,還耍著酒瘋把保安也給揍了。

那晚輪到我值夜,在接到小區物業經理的報警后,我們趕到了現場。只見陳仔那輛白色轎車的車頭已然徹底凹了進去,保安崗亭也基本上被撞塌了,好在人沒事。我不由感嘆:“真是厲害,把車當坦克開了!”

陳仔被兩個保安壓在地上,其中一個保安眼眶青腫,嘴角還帶著血跡。我們拿著處警記錄本詢問情況,兩個保安和物業經理都異口同聲地說:是陳仔莫名其妙先動手,他們完全沒有還手,最后被逼無奈才壓制住他。

被打的那個保安是東北口音,我一聽便心下了然——本地人將外地人統稱為“撈佬”,尤其是陳仔這種,估計平時更是排外。

不知道是不是看到警察來了,本來躺在地上裝老實的陳仔又開始囂張起來,不停白話(粵語)普通話交替、歇斯底里地問候我們的媽。見此情景,旁邊的物業經理緊張起來,不停地瞟著我們,開始替陳仔打起圓場來:“要不算了吧,大家別傷和氣。”

搵食不易,我們也沒多說什么,拿著執法記錄儀錄得差不多了,我叫兩個保安松手。

陳仔掙扎著站起來,看我們沒怎么樣他,又開始不知天高地厚地威脅起來:“我跟你們這群小警察講,別跟我神氣!我告訴你,我叔叔是陳XX,你們所長都要給他面子!我告訴你們我明天還有個幾千萬的會,你們……”

我打斷他的話:“你罵完沒有?罵完跟我們回去做筆錄,好好解釋下你今晚的所作所為。”

話音剛落,陳仔又迫不及待開始復讀機起來:“你們這群XX,你們知道我是誰嗎……”

我聽煩了,上去就把他的胳膊反扭過來,他越掙扎我越用力,最后他臉色紫紅,不停喊叫:“你放手,放手!警察打人啦!”

沒想到我這邊剛放手,陳仔就一口口水吐到我身上,沒等我擦掉,他脫了褲子朝我撒起尿來。那時趕上回南天,衣服都晾不干,我就那一套干凈的制服了。

陳仔的挑釁加羞辱搞得我十分氣惱,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,扔大米一樣把他甩進警車。給他扣上手銬、將他壓在后座后,我又扭頭對保安及物業經理說,讓他們馬上騎電單車去派出所做筆錄。

2

回單位的路上,陳仔估計酒醒了不少,倒是沒再鬧騰。

因為制服上的“味道”,大家都對我“敬而遠之”,我只好委托交班的同事幫我做筆錄,自己借來隔壁發廊的吹風筒,手洗褲子之后在男廁所吹干。

吹的時候做筆錄的同事進來了,我問他:“(訊問)情況怎么樣?”

同事回答說:“這狗卵啊,一直都在吹水(吹牛),一會兒說自己多牛X,一會兒說自己多有錢,還說10點要開個幾千萬的會,叫我們趕緊放了他,否則我們擔不起這個責。”

“去他媽的!爛仔!狗卵!那打保安那事他怎么說?”

“他不承認,說是保安先打人的。我們放了監控他也不承認,我懶得繼續問,就出來了。”

下午快下班的時候,陳仔的叔叔陳老板開車過來了,見到陳仔就是一個大耳光,“咣”的一聲,陳仔的臉瞬間紅腫,接著問我們:“這狗卵犯什么事了?”

我答:“酒駕,之后撞了保安亭,并把一個保安給打成輕傷。此外還態度惡劣,拒不承認。最主要的是——這卵仔尿我一褲子,暴力襲警!”

陳老板很是尷尬,做勢又要打陳仔,但被我們給攔下了。他忙道歉:“對不起啊這位警官,這狗卵他爸是個爛賭鬼,從小就不管他,他媽也早就跟人跑了。這不,一直都是我帶,我沒啥文化,平時忙著看廠。真的對不起啊!我替他道歉。”

接著他話題一轉:“警官,這卵仔要怎么處理,會不會坐牢?”

我輕描淡寫道:“雖然他不承認,但是證據確鑿,那么無非就是關幾天的事了(行政拘留)。如果他肯承認問題,并愿意賠償,我們可以叫當事人過來調解,至于那個保安原不原諒他,這就說不好了。”

那天晚上,在陳老板賠了幾千塊錢的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、并表示過幾天估好價格就會賠償被撞壞的崗亭后,陳仔和被打的保安簽了諒解書。

我送他們到單位門口,陳仔上了車后陳老板把我拉到一邊,說道:“實在不好意思這位同志,改天我請您吃飯賠罪!”

我這樣的套話聽多了,沒當回事:“不用了陳老板,把你侄子教育好就行。”

“我這人不亂講,我是認真的。”陳老板堅持。

過了幾天,陳老板不知從哪兒搞到我的電話,還真邀過我好幾次要請吃飯,我心想自己不過是一個小警員,應該不至于讓他因為這點小事如此破費,不愿節外生枝,便都婉拒了。陳老板也很識趣,之后就再沒打過電話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?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 | 頻道合作 | 本網內容授權書
Copyright ? 1998 - 2013 www.iofqio.tw All Rights Reserved
直銷報道網 ©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
彩票开出相同号码